Return to site

平面设计大师—Bob Gill(鲍勃·吉尔)

The best way to get a visual image is not to think of a visual image

· 设计漫谈

Bob Gill,1931年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。他母亲是一位钢琴教师,5岁的Gill是她的第一个学生。为了维持生计,14岁的Gill在纽约以北的卡茨基尔山脉(Catskill Mountains)度假胜地演奏钢琴。17岁时,他来到费城的艺术学院求学两年,又在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呆了六个月。之后他以新兴的插画家和平面设计师的身份回到了纽约,开始了创作之路

Bob Gill官网的自我介绍

Gill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独立的独立的艺术设计师。他也曾与艾伦·弗莱彻 ( Alan Fletcher)科林·福布斯 ( Colin Forbes)成立了Fletcher / Forbes / Gill设计工作室,这是Pentagram的前身。后又参与建立了D&AD (英国著名的设计与广告方面的教育机构)

少即多

Gill毫无疑问是顶级的平面设计大师,因此赢得了众多奖项。 1991年,他当选为纽约艺术总监俱乐部名人堂成员,伦敦设计师和艺术总监协会向他颁发了“终身成就奖”

他为 Esquire(时尚)、 Architectural Forum (建筑论坛)、 Fortune财富 、Seventeen(十七岁)、还有 The Nation(民族)等杂志提供插画 ,为多部电影设计过电影标题

他还曾为 Apple Corps records(ps.苹果唱片公司是披头士创立的和乔帮主没有啥关系), Rainbow Theatre(彩虹剧院) , Pirelli(耐倍力) , Nestlé (鸟窝), CBS(哥伦比亚广播公司) , Universal Pictures(环球影业) , Joseph Losey(美国电电影戏剧大师) , Queen (美国时尚杂志,现为Harpers & Queen ), High Times(老美的奇葩杂志,倡导大麻合法化)、联合国等企业机构服务

Gill还曾经涉猎过一些奇异的艺术项目

百老汇音乐剧《披头士》封面

《The Double Exposure of Holly》海报封面

他曾创作设计了当时百老汇最大的多媒体音乐剧——《Beatlemania》。时代广场设计了一座和平纪念碑,Gill想从世界各地收集军事垃圾,将其堆积成40英尺高,将其喷成哑光黑色,然后将其安装在一块白色大理石上。这个设计虽然受到委托方的喜爱,但最终被纽约市美术委员会否决了。最猎奇的是,Gill曾制作了一部据说相当硬核的情色电影《The Double Exposure of Holly》,事后他对这部电影的评价是,“Doing this film almost put me off sex for life.” 

Gill从20多岁就开始从事艺术教育方面的工作,但后几乎完全退出了。现代的社会的信息传达追求短、频、快,但是在短时间内很难将更有价值的信息有效的传达。普通学生的知识只能追溯到一年(你可以理解为速成的教育培训和简单知识积累应用),这令他感到恐惧。注意力跨度的减少与参考范围的缩小,让人成为白痴国度的一员,Gill认为以这样的方式教育他们无疑是谋杀。而部分学生的表现更让他感到沮丧,他曾说,“给我一项需要八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。 别告诉我,花了七个半小时的思考和半小时动手才完成。 我想看看八个小时的努力的实际证据。好吧,结果很棒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花8个小时在任何事情上。”

Gill撰写了20多本关于设计方面的书籍,如《I keep changing 》、《 Ups & Downs 》、《 Forget all the rules you ever learned about graphic design》这些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相当的困难。

“The best way to get a visual image is not to think of a visual image.”

Gill认为,应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如何提出一个新奇的创意,而不是老想着排版布局。如果你的设计足够有意思,那它自然就会足够好看。

"I've never had a problem with a dumb client.There's no such thing as a bad client.Part of our job is to do good work and get the client to accept it."

这代表着Gill对待工作的基本态度,在Gill看来与其毫无意义的抱怨,不如尽最大努力解决问题,毕竟我们的工作就是这个

现今,近90岁高龄的Gill依旧从事着设计工作,他如是说,”I am much less fashionable now, I am not fighting people off with a stick any more but that's fair enough.“这并未让他感到恐惧,如果事情一点没变,那才是可怕得。他依旧以自己的方式前进,对他而言,那便是他的工作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